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重生之先声夺人:正文卷 第六十章 质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吹个大气球9    书名:重生之先声夺人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500书包网 www.500shubao.cc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00shubao.cc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国文学热最后的余热,在这段时间里依然显得滚烫,为纯文学和新闻出版业这条百足之虫,赚到最后一口可供畅快呼吸的空气。

    东瓯报业集团作为全东瓯市乃至整个曲江省南部地区规模最大的报业出版集团,在90年初期,不仅为整个东瓯市提供了大量的文化就业岗位,创造了巨量的gdp,更是全市最大的舆论宣传阵地和文化精英中心,堪称东瓯市精神文化产业的终端供应方。

    作为东瓯报业集团的总部中心,东瓯日报大楼,正是东瓯市在开启全市旧城改造佛年工程之前,整座城市的最高地标。26层的宏伟高楼,矗立在瓯城区最中心的位置。站在最高处远眺瓯江,不仅能看到青山,还能看到山上的坟。风水关节,尽收眼底。

    鲁建波作为单位里的一个中层干部,还没有资格站在26层那么高的地方往下看。

    他的办公室在16层,不过也足够看到许多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了。

    此时此刻,他就站在窗前,正满面激动地望着远方的江心屿。他并不知道林淼去江心屿秋游了,只不过就是——从他那个方向前看,除了江心屿之外,也就没什么别的景观可供观望了。

    所以,他其实纯粹就是等人等得蛋疼,闲着无聊站起来磨磨洋工。

    吱呀一声,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进来。

    鲁建波转过头,见到来人心头一喜,但来的人并不是林国荣,而是一个五十岁出头,戴着金丝眼镜,打扮得一丝不苟的女人。

    她长相很严肃,可一开口,就立马变得温婉可亲起来。

    “建波,什么事啊?还特地给我办公室打电话,就这几层楼,你自己上来一下不行啊?”女人显然和鲁建波的关系很近,走进来随手把门一带,便动作优雅地坐到了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上。

    “丁主任,这回真是个了不得的事情。”鲁建波搓了搓手,这是他的习惯动作,每次碰上好的文章或者高水平的文字工作者,他都会下意识地这么搓两下。

    丁主任全名丁少仪,是七十年代末中国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师从燕京某大学的泰山级现代文学大家,后来更是成为该大师的研究生,理论上应该是眼下东瓯全市范围内,资格最老、辈分最高、名头最响、地位最高的文学专业学院派代表人物。

    丁少仪研究生毕业后,即回到东瓯市,支援家乡文化工作建设。

    由于底子硬、学术背景更硬,短短不到20年时间,她就一路高升,从东瓯报业集团的一个普通科员,升职到现在的东瓯报业集团出版部副总编兼文学部主编,行政定级为副处级。

    但这还不是全部。

    除了这个纯粹的体制内身份外,丁少仪还是东瓯市的文联副主席兼市作协主席,正好全方位地压了鲁建波这个报社文学版副主编兼瓯城区作协主席一头。

    算是很全面地领导了鲁建波的所有工作。

    照理说文无第一,文人之间的关系都很难好起来,更别提中间还有一层领导和下属的关系。

    但可能是因为鲁建波为人比较知进退,而丁少仪也是那种难得的很懂做人的知识分子,再加上男女之间某些不能明说的感觉,两个人这么多年来,倒是一直相处融洽。

    甚至还可以说,很是有点蓝颜红颜互相欣赏的意思。

    “还不跟我明说,神神秘秘的。”丁少仪微嗔了一句。

    四五十岁的女人的美,自有四五十岁的男人欣赏。

    鲁建波看着丁少仪温和如兰的气态,心头稍有点荡漾。

    他略显腼腆地笑了笑,先给丁少仪泡了杯茶,转移了一下注意力。

    等到把冒着热气、茶香四溢的杯子递到丁少仪跟前,鲁建波才笑着说道:“我现在还不能说,待会儿再给你个大惊喜。”

    “哦?”丁少仪接过杯子,没喝,却目光盈盈地望着鲁建波道,“大惊喜是多大?”

    鲁建波直摇头道:“大到在他出现之前,我都不敢想这世上会有这样的事情。简直是把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打破了。”

    丁少仪见鲁建波说得认真,总算来兴趣了。

    她把二郎腿一放,坐直身子道:“那我倒是真得好好瞧一瞧这个惊喜了。”

    两人在办公室等了大概10分钟,门就被人推开了。

    一个浓眉大眼、派头很足的中年人大步走进来,身上大汗淋漓。见到鲁建波,这位老兄一开口就用粗鲁无比的大嗓门,高声叫唤道:“建波!你们这楼可真是高啊!可他妈爬死老子了!”

    丁少仪的眉头,微不可见地微微一皱。

    但她忍了。

    搞文学的人千奇百怪,什么德性的都有,今天这个家伙,还算可以的了。

    气质虽然粗鲁,但至少长相还不错,哪怕爆了句粗口,也不至于让她马上就感到心烦。

    “林科长,麻烦你多跑一趟,不过我们楼里是有电梯的啊!”鲁建波呵呵笑着,跟林国荣握了下手,然后马上转过头,给林国荣介绍道,“林科长,这位是我们报业集团的出版部副总编丁少仪,丁总编是我们东瓯市的文联副主席兼市作协主席,还是东瓯大学的新闻系教授。”

    林国荣听了鲁建波的介绍,把爬楼梯所产生的尴尬一下就抛到了脑后。

    他用看神仙的目光看着丁少仪,这一刻,眼前的这个老女人,似乎在发光……

    “丁教授!久仰久仰!”从来就没听过丁少仪这个名字的林国荣上前就瞎寒暄,还装文化人自称道,“鄙人林国荣,西城街道城管科科长。”

    丁少仪淡淡一笑,站起来和林国荣轻轻一握手,然后不动声色地嫌弃地把手心在裤腿上擦了一下。林国荣满手都是汗,摸着怪恶心的。

    “建波,这位林科长,就是你说的惊喜?”丁少仪眼波流转,望向鲁建波。

    鲁建波还在卖关子,不说答案,却是问林国荣道:“林科长,稿子带来了吗?”

    “带来了,带来了,全都在呢。”林国荣急急忙忙打开公文包,把牛皮纸袋拿了出来。

    鲁建波接过,打开袋子,一脸珍而重之地从里面抽出那厚厚的一沓文稿,先翻了两下,确认是林淼那种旁人无法模仿的笔迹,才把稿子朝丁少仪交过去,一脸期待道:“丁主任,你过目一下。”

    丁少仪表情波澜不惊,淡淡然拿过手稿,瞥了眼上头的字,露出一抹微笑,说道:“林科长外表这么有气概,这字倒是写得隽秀,像是女人的字。”

    林国荣马上道:“不是我写的。”

    “哦?”丁少仪看了林国荣一眼,点点头,心里稍微舒坦了一些。

    她当然不希望林国荣就是鲁建波口中的那个惊喜——因为单是看人的话,这所谓的惊喜,她真的是完全感觉不到啊……

    丁少仪没急着问东西是谁写的,而是默默地翻起文稿,一页一页,一直翻到最后一篇,才停了下来。她看东西有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习惯,先看结尾。

    林国荣不敢打扰,拉了张椅子坐下来,静静地等待丁少仪的反应。

    丁少仪阅读时的样子,和胡剑慧很像。

    她们看得都很慢,在某些段落上,还会同样突然停下来,仿佛思索良久,才继续往下读。

    可是丁少仪这副样子落在鲁建波的眼里,却完全就不是这回事。

    众所周知,报社的日常审稿工作异常忙碌,编辑们历来阅读速度极快。尤其以丁少仪这样的位置,这样的经验,普通文章,一般随便扫几眼就能确定是否能用、是否要改,该怎么用、什么时候用。但现在,她的注意力,她的视线,却仿佛是被钉在了那份稿件上。

    鲁建波心里有点复杂了。

    他搞了这么多年的文字工作,写出来的稿子,丁少仪都从没这么认真对待过。

    而现在,一个6岁孩子写出来的东西,却让丁少仪着了魔。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当真有这么大吗?

    房间里的三个人各怀心思,一时间寂静无声。

    丁少仪渐渐入神,恍若未觉屋里还有两个人。

    手里的这篇文章,勾起了太多太多她的青春回忆。

    当年她只身一人前往京城求学,在充满浪漫气息的象牙塔里,不可避免地遇上了不该遇上的人。

    但在那个年代,她只敢默默地陪在他身边,只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对他的一切爱慕写在纸上,直到大学毕业,各奔四方,最终也没能把那份倾慕亲口对他说出。等到多年之后,偶然再遇,却是韶华已逝,容颜不复。蓦然回首,才发现内心深处竟已没了那份青春的冲动,剩下的只有对他的祝福。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读到最后,丁少仪情不自禁地念了出来,她抽了下鼻子,然后摇了下头,脸上挂着释然的微笑。

    她淡定地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神情毫不尴尬地擦去溢出眼眶的泪珠,转头对林国荣道:“见笑了,这篇文章写得很好。情感细腻,文字婉约,既有朱自清的风骨,又带点席慕容的神韵,水平很高,出版是没问题的。”

    朱自清,席慕容,林国荣特么一个都不认识。

    但这并不妨碍他听懂最后一句话。

    老林顿时面露喜色。

    旋即却听丁少仪问道:“哪位才女写的?”

    “才女?”林国荣一愣,旋即脱口而出道,“不是女的,是我儿子写的!”

    “你儿子?”丁少仪也愣了。这年头能把文章写出这种清新淡雅的胭脂气的男作家,至少在她的印象中,内地可不存在这种大神。

    再者说,看林国荣的年纪,顶多也就三十多岁,那他儿子今年几岁?

    “你儿子多大?高中?初中?”丁少仪连声问道。

    林国荣却呵呵笑道:“没有,没有,我儿子还小,才上小学呢……”

    “才上小学?!”丁少仪这下失态了,她猛地站立起来,惊声问道,“你儿子到底几岁?”

    “丁主任,先别激动!”鲁建波忙跑上前,忍不住笑道,“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嘛,是惊喜啊!颠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啊!”

    丁少仪这才回过神来。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收敛住情绪,轻声对林国荣道:“不好意思。”

    “没事,咱们都是做文字工作的,我能理解。”林国荣相当恬不知耻道,然后紧接着就跟了句,“我儿子今年7岁。”

    “7岁?”丁少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沉默片刻,她把手里的稿子,轻轻往沙发上一扔,脸上的期待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丝毫不掩饰的嘲讽:“真是个好大的惊喜啊……7岁的孩子写爱情,还写得这么深刻,林科长,你们家孩子,早熟得挺厉害的嘛!从娘胎里读《红楼梦》长大的吧?”

    林国荣一脸懵逼,疑问三连——

    这女人为何如此反复无常?

    我儿子到底写了什么?

    她干嘛突然怼我?


500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重生之先声夺人TXT下载 > 正文卷 第六十章 质疑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小说《重生之先声夺人》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5-2018 500书包网(www.500shubao.cc) 百度地图 SitemapTxt All Rights Reserved.